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| 9 April, 2013 | 一般 | (9 Reads)
走怎樣的路才不會後悔?做怎樣的事才能勇敢的說無所謂? 你看這人海茫茫,岔路口是一個接一個,奔騰洶湧的人群匆匆走過,而我竟然沒有發現一個似我一樣迷茫的站在岔路口徘徊之人。 你可以踽踽獨行,可以獨自彳亍,但是依然要試著活下去,總歸要接觸這個看似朝氣蓬勃,實際卻殘酷無奈的社會。你不能勇敢的說無所謂,你不可能執拙的一路走下去,太多的束縛緊緊纏繞,你總會在某一天的某一刻改變自己的初衷,為了生活而生活。 流年似錦,流年又似水,美好的日子總會在不經意間從指縫悄然走過,而當你猛然發覺時,一切已不再擁有,你悔恨,懊惱,悲傷,無奈……偶爾會時不時的感歎時間竟是如此之快的溜走。之後,你空虛的發現對一切都默然,沒有心情,沒有力氣做任何事,你感歎自己是如此的奢華,將這本就短暫的生命奢侈的不知悔恨的浪費掉。 青春短暫,在這近如恩賜般的美好日子裡,你能坦然的說我的青春無悔麼? 我希望有這樣一個場景:在一個長滿青草的小土丘上,身體慵懶的躺在舒適的小草上,沐浴撫面的清風,看殘陽如血,欣賞似錦緞般的雲彩,聽著舒緩、直透人心的歌,任思緒天馬行空的想像……這是我一直有的夢想,我不敢那樣去做,因為這是心中最唯美的東西,也是唯一一個屬於自己的夢想,因為只有它才能在這無奈的日子裡奔波的我給予安慰。 因為這就是一個夢想!

| 4 April, 2013 | 一般 | (12 Reads)
一切的淡淡,是否就能證明,我,只是淡淡的愛你呢。 曾以為,愛就一定是要刻骨銘心,驚天動地,才值得我們回憶,才值得被我們當作是後半生的珍藏。因為在那空閒的午後,在寂寞的深秋,在午夜的低回,會被自己不小心的想起:哦,原來我也曾那麼真切,那麼勇敢的愛過。隨著嘴角便揚起那似笑非笑的,叫做回想的笑容。原來曾經為愛而勇敢的你,在這裡,在被歲月蒙上灰塵的回憶裡。隨之,喝上一口,回憶的陳年老釀,感歎一句:哦,原來你在這裡。 以為自己沒有愛過,原來不是沒有,只是,心麻木了。被歲月的煩瑣,被壓力所折磨,被愛而傷,讓一顆完整的心充滿了歲月的印記——那深深淺淺的傷痕。淚再也不能填滿那深深淺淺的溝壑。所以——心,注定枯澀與孤寂。曾也苦苦掙扎,相信這個世界是有能填滿內心空虛的愛情,但隨著年月的漸長,心卻越來越荒蕪,終於發現,那美滿的愛,只是幸福的泡影。 因為,愛,好像從來不曾眷顧自己。 每次都鼓起所有的力氣去勸說自己接受新的愛情,跟自己說,這次一定可以找到所愛。但每次開始不一樣的愛情,結局都是一樣。彷彿是命中注定般,開始有多美好,結局就有多悲涼。每次的愛,換來的除了一身傷,還有什麼~~~ 終於,累了,停止了掙扎。自己跟自己說——其實一個人也不錯啊,沒有無聊的誤會,沒有不必要的解釋,沒有多餘的牽掛。多好,多自由。但有誰能明白,當我說這句話時,表面有多瀟灑,背後就有多幾倍的悲涼和淚。心此刻是滿滿的,卻不是滿滿的感動與溫暖。是滿滿的淚,滿滿的悲傷。人前的瀟灑,人後的悲涼,說的,是不是就是此刻的我呢……

| 30 April, 2012 | 一般 | (8 Reads)
一行人,貌似探險隊伍,當然其中也包括我,游離於一片荒郊野嶺,他們在幹嘛呢,哦,想起來了,在尋找一種很毒很黑的迷你蛇,有多黑、多毒呢,我不得不再次承認任何語言描述都是蒼白的,換句話說,任何試圖描述它的言語都將以失敗告終,姑且用相對論來解釋吧,只能說它有多黑就有多毒,有多毒就有多黑。 我經意間翻開一片數葉,那很黑很毒的蛇以閃電般的速度穿入我的手臂,彷彿我的手臂就是它千年等待的歸屬,那時我莫名的興奮起來,趕緊呼喊同伴:“我找到它了”,大伙迅速趕來,眼睜睜看著蛇在我手臂潛肉,“大千世界,無奇不有啊”,大伙驚歎道,只見那婀娜的潛姿足以令雄鷹折翅,令金魚溺水而亡,令蚯蚓入土為安,潛一小段距離後鑽了出來,當然有人準備好袋子捕捉了它。 之後的狀況按科學的規律進行著,毒性開始發作了,肌肉發青又迅速發黑,此時手臂就像一條污水溝,而污水就在裡頭歡快的流動,我迅速的按住胳膊,給這條污水溝上了閘。此時大伙的臉色也由最初的喜悅轉為鐵青,又轉為烏黑,老天也開始烏雲密佈,雷鳴電閃,狂風肆虐,此毒大有呼風喚雨、天崩地裂之勢,毒性輻射的強度顯然已經超出了我的想像力,人群中忽然有人提議上醫院,看來某人還是挺蛋定的。 我們馬不停蹄往醫院趕,因為深刻明白,就算是閘也有崩潰的時候。到達醫院肉已經腐爛了,醫生瞭解情況後相當的蛋定,拿起傢伙在我手臂上刮的一下把肉全割了,很奇妙,情況並沒有朝我想像的方向發展,我沒有感到絲毫的疼痛感,神醫啊,簡直是華佗轉世。神醫刮完一刀後就把我晾一邊了,我並沒有任何怨言,相反,事實上是相當的欽佩,是的,他很忙,還有一坨的人等待他拯救。 此時瞎無聊的我看著手臂,應該說是骨頭,是的,眼睛再一次證明它沒有肉,姑且稱它為赤裸裸的手臂,望著它,不禁想起了騰訊家狗狗啃骨頭的猥褻樣,如果被狗狗看到後果有多嚴重?這樣的想法著實令我顫抖,關鍵時候想起神醫再三囑咐我不能顫抖,否則會畢命,我竟然奇跡般不抖了,從來沒有這麼的蛋定過,果然是神醫啊,簡直控制了我的意志。 就在剎那間,我又對那毒蛇充滿了仇恨,為什麼要毀我右手而不是左手呢,我還要讀書,還要寫字,還要考試(夢裡的我對學生生涯還挺懷念的),難道毒蛇跟我有仇,我和它之間又有一段怎樣的前世今身呢?潛意識又在發揮它應有的作用了 。 關鍵時候,夢醒了,下意識的摸了摸手臂,呃,肉還好好的,現實生活原來是這般美好。 文章來源:張宏傑作品 |沐童——寂寞的撒旦 | 鍾岷源的BLOG |蘇芩 - 女性觀察 | 曹雪 |老彭同學的BLOG | Say Nothing About Love! |lijiangtour的BLOG | Jonathan Barnes |林子印象攝影隨記 |

| 29 April, 2012 | 一般 | (11 Reads)
暮春。黃昏。涼風。 我的陽台,那壟黑土被瘋長的綠草覆蓋,黃的白的紫的不知名的花點綴其間。一隻蜜蜂,不知何時飛臨,嗡嗡地在花間探訪。 暮色漸濃。它在一朵紫色的花上盤旋了一會,終於昂起頭,振翅穿越欄杆,朝那邊樓群飛去,慢慢地從我的視閾消失了它小小的身影。路燈亮起,許多窗子漸次透出燈光,好像不約而同想為小蜜蜂指明回家的路。我看不見它的身影,但我想像得到,這只蜜囊中裝滿花蜜的蜜蜂,在夜色蒼茫的歸途中,它的心裡,或許有些許焦慮,更多的一定是喜悅、興奮與滿足,至於寂寞、失落與無聊,當然與它無關。 蜜蜂的世界,有的是辛勤勞碌,團結協作,無私奉獻;有的是對蜂后的無限忠誠,對生活的無比熱愛,對命運的最大虔誠。它們,沒有人類所謂的憂愁煩惱、情色名利。也正因為此,它們才能無怨無悔地朝著一個目標前行:為世界奉獻最甘醇的蜜,為美的鮮花增添異彩。或許,像影片《蜜蜂總動員》一樣,真實的蜜蜂世界,或許確會有巴瑞這樣的異類,但經過現實的教訓,自己深刻的反思,蜜蜂們又會一成不變地朝目標前行。 有時候,一成不變其實是最大的改變。 數億年來,滄桑巨變中,無數物種灰飛煙滅,山河面貌滿目瘡痍,甚至連人類自身也面臨重大經濟危機,以及深層次道德困境。一切都在改變,變得讓人對人性的真善美都開始懷疑否定。真是不可思議!不變的小蜜蜂,穿越歷史的厚厚陰霾,承載文化的重重積澱,笑容燦爛,身姿活潑,嗡嗡地奔波,年復一年帶來春的訊息,日復一日傾其所有。 這就是蜜蜂的大美。 這就是蜜蜂的大愛。 這就是蜜蜂的大德。 一隻晚歸的蜜蜂,它很清楚這些。因為它的胸中,流淌著祖先高貴的血液。但哪怕它清楚,它也不會在乎,更不會去四處顯耀。數千年來,人們對蜜蜂的讚美,堆砌於蜜蜂身上的榮耀,何其多。可蜜蜂置若罔聞,依然默默無聞地工作著,工作著。就像這只晚歸的蜜蜂,它的追求,它的辛勞,它對幸福的體驗與理解,可以肯定,早已超乎榮譽之上。這與被空虛和虛偽籠罩的我們,截然不同。 一隻晚歸的蜜蜂,教給我們許多。 一隻獨行的蜜蜂,昭示我們許多。 一隻趕路的蜜蜂,示範我們許多。 某年某月某日的那個黃昏,一隻小小的蜜蜂,從我的視線中消失後,卻留在了我的心裡。從此,每次看見在花叢中忙碌的蜜蜂,我心中都湧動著濃濃的愛憐。只是,隨著對蜜蜂的深入瞭解,我越來越覺得世人對蜜蜂的認識,對蜜蜂的稱頌,大都建立在它柔性的一面。其實,相對於蜜蜂弱小的身軀,蜜蜂的剛性更值得敬佩。 小時候,鄉村的油菜花漫鋪田野時,孩童的我們戲耍其間,自是歡樂無限。有小孩見蜜蜂玲瓏小巧,頓生愛意,便想捉玩於掌中,誰料卻被蜜蜂螫得手掌腫大。哭哭啼啼找到父母,然而其父母往往不以小孩的痛楚為憐,反而責備小孩不該傷害蜜蜂。對此,我百思不得其解。後來才從大人口中得知,蜜蜂的尾部有螫針,在平日裡絕不使用,但在危急關頭,蜜蜂會伸出螫針,突然刺入敵人的皮膚並注射毒液,給敵人致命一擊。但是螫針上有倒刺,當它刺螫敵人時,螫針及毒囊會與蜂體分離,留在攻擊對像體內。而可憐的蜜蜂,因此命喪黃泉。 那時聞此,我幼小的心靈就無比震驚,覺得蜜蜂能夠以生命為代價,扞衛自己的尊嚴,真是剛烈。記得吳?在《談骨氣》一文中說到:“我們中國人是有骨氣的。戰國時代的孟子,有幾句很好的話:‘富貴不能淫,貧賤不能移,威武不能屈,此之謂大丈夫。’意思是說,高官厚祿收買不了,貧窮困苦折磨不了,強暴武力威脅不了,這就是所謂大丈夫。大丈夫的這種種行為,表現出了英雄氣概,我們今天就叫做有骨氣。”我以為,蜜蜂的這種剛烈,也是有骨氣的表現。反觀當今社會,芸芸眾生為著一己私利,奴顏媚骨者有之,卑躬屈膝者有之,蠅營狗苟者有之,官場少了正骨,商場少了義骨,教壇少了仁骨,文壇少了鐵骨,四位一體,真是可笑可歎之極。 當然,蜜蜂的剛烈也是有原則的。動物世界,弱肉強食,鳩佔鵲巢,優勝劣汰。置身其間的蜜蜂,下不欺小,上不畏大,人不犯我,我不犯人,人若犯我,我必犯人,正義凜然,坦然地面對一切。弱小並不代表軟弱。這,就是蜜蜂的大義。 曾看過兩則有關蜜蜂的故事: 一隻大黃蜂飛揚跋扈闖進蜂巢搗亂。幾十隻蜜蜂馬上圍過去。這回,它們沒有用螫針進攻,而是抱成一團把大黃蜂捲了進去。原來,機靈的蜜蜂在使用“火攻”。黃蜂對溫度的忍耐極限是45.7℃,蜜蜂的忍耐極限是51.8℃。蜜蜂們把黃蜂緊緊包圍起來後,通過振動強有力的飛行肌肉產生熱量,五分鐘之內,包圍圈的中心溫度已達45℃。蜜蜂們散開的時候,黃蜂已經很難看地死去。 一隻胖乎乎的狗熊,搖搖晃晃地伸出又尖又長的黑嘴巴,憑藉著自己的龐大,瞇縫著神色難辨的眼珠,毫無顧忌地從蜂窩裡搶吃蜂蜜。蜜蜂發現狗熊的劣行後,開始聚集成嚴密的戰陣,嗡嗡隆隆,奮不顧身,頑強抵禦,將惟系生命的短箭射向狗熊。狗熊似饕餮者,繼續毫不在乎地大吃,好像在說我皮毛厚實得如同堅硬似鐵的盔甲,豈能懼怕你弱小的蜜蜂!的確,狗熊的皮毛非常濃密柔韌,短時間幾乎感覺不到蜂針的刺痛,更不會有毒汁侵害的危險。但蜜蜂們毫不畏懼,雖遍灑屍體,依然蜂擁而前,輪番攻擊。慢慢地,蜜蜂的毒汁開始在狗熊體內起作用。終於在狼狽的退避中,狗熊茫然地完結了自己的生命。 讀過蜜蜂寧為玉碎不為瓦全的故事,或許我們對於生命本身,會有更多更深的理解。是啊,就蜜蜂的大義,就蜜蜂頑強地保持做一隻蜜蜂的底線而言,我們心中的慚愧又何止一些! 文章來源:Aboard the USS Abraham Lincoln |糖把我的牙害了 | 憂鬱王子—小堂的個人BLOG |專為中國0-3歲嬰幼兒定制 | 城市螞蟻的小窩 |造型師吉米的BLOG | TBO.com Election 2004 Weblog |大連裝修污染檢測治理 | 哈妹的部落格 |陳一筠的BLOG |

| 21 April, 2012 | 一般 | (8 Reads)
2010年的新年來到了,元旦期間,街上分外熱鬧,商場裡、酒店裡、遊樂場和公交車上到處都是人,從市場消費情況看,人們的生活水平確實是提高了,這是可喜的現象。人類奮鬥的目的,就是為了生活的幸福,人們付出的辛苦勞動,能夠換來幸福的生活,這就會使社會的和諧得到了保障。   一   早在1957年我高考選擇志願時,我真心喜歡文學和醫學,但是剛成立不久的新中國,還非常貧窮落後,國家在第一個五年計劃中,提出要優先發展重工業的方針,把重工業的基礎打好了,國防有了保證,輕工業有了發展的條件。我認為,當時國家的政策是非常英明的。所以我考慮到自己數理化的成績較好,報考理工科,可以從事國家最需要的科學技術工作,因而我放棄了文學和醫學的愛好,報考了理工科大學。   由於選擇了理工類的志願,指定了我一輩子就在這個行業裡工作。重工業中的先行官是電力行業,那時是錄取分數線最高的專業,我就報考了這個專業,國家規定女生的錄取名額不得超過10%的情況下,我被錄取到電力工程系。重工業行業是比較艱苦的職業,機器隆隆馬達聲聲,吊車在頭上行駛,腳下有火龍流竄,電老虎隨時會要吃人。由於婦女的身體條件和生理條件的困難,這個行業確實不適合婦女干,學生比例中只有10%的女生,畢業後還有大部分改行。我硬著頭皮在這個行業裡干到了退休,工作單位裡幾十年工作的同行中,也沒有遇到過一個婦女同事,我孤獨一人在男人的世界中幹著那些真的不適合婦女幹的事情。想想自己這一生做過的事,也是可歌可泣的。   因而想學點寫作,把自己一輩子做過的事情記錄下來。   二   到了退休的年齡時,我想在餘下來的時間裡,用來學習或函授文學和醫學。但無奈企業退休的微薄工資及取消了公費醫療的福利,老年生活出現巨大的困難,有病不可能承擔得起醫院的天價收費。為了能夠活下去,退休後的主要精力不得不要用於掙錢,其次是在遇到自己或家人有病時,需要靠自己現學現賣的醫學知識,來戰勝病魔逃離死亡。   退休後的日子走過了十五載,忙忙碌碌的掙錢換命,從貧困潦倒的地步,跌倒了再爬起來,從死亡的邊緣再走回火熱的生活中。   來到「好心情」網站已經有半年了,這是我有生以來第一次步入文學園地。在網站的幫助下,建立了個人文集,讓我在文學網站中過了把癮。書到用時方恨少,不管是數理化、醫學、文學,各種學科,都感到自己的知識太少。在文學網站,發現好多80後90後的新生力量,相比之下,顯得自己文學知識的缺乏和水平的低下,我很有興趣繼續學下去。   三   但是,時間是殘忍的,不可能讓我在文學上花太多的時間。還需要重視醫學的學習,以防病治病。還有現在積累了一點資金,想搞點科學技術方面的研究和發明,繼續做人生的夢。由於資金還不是很充裕,只能幹點小的項目,等到小項目成功後,帶來經濟效益時,再做大點的項目。   今年元旦,商量我的一個兒子,和我合作搞一項科研,此事符合我這個兒子的專業,兒子只能用他下班後的業餘時間來幹,我要給他提供資金和場地。我和老伴及兒子三人,應該能夠做成這件事,等到試製成功後,到社會上尋找一家工廠,將研究成果轉化為生產力。可為人類增添幸福,為社會增加財富。   四   我在來「好心情」發表的第一篇散文「歲月未央」中談到:只要對生命坦然無私,不追求物質享受,不為金錢患得患失,心裡永遠愉快。心中有著夢想,永遠有奮鬥的方向,永遠有前進的動力,永遠有做不完的事,也永遠有消耗不盡的體力。   新的一年來臨之際,繼續老年找事幹,新年裡有新希望,生命不止,戰鬥不息,歲月未央!

| 17 April, 2012 | 一般 | (86 Reads)
我從來沒有想過,人生會是這樣的不可捉摸。短短幾分鐘,一句話、一個真相,便會把我自以為是的幸福化為泡沫。   至今無法忘記那天,9月7日,弟弟來我家借錢。這已是今年的第三次,他投資了一個小工廠,孤注一擲地投進了所有積蓄,工廠的效益卻不像他預期的好。老公一直不看好這項投資,不止一次勸他維持現狀,伺機轉手。這一次,老公還是老生常談。   沒想到弟弟著了急,紅著臉甩出一句:「不借就說不借,你用不著假心假意!」這話一出,最先生氣的是我:「你都30歲了,怎麼這麼不知好歹!你姐夫是為了你好,不然誰會跟你說這些話。」老公有些尷尬,在中間打著圓場,這讓我越發地生弟弟的氣,逼著他道歉,說話更是有些口不擇言。弟弟退到門邊,把我的胳膊一甩:「你才是不知好歹!當初你難產,醫生問保大人還是保孩子,要不是我搶了把刀逼著他,他爹媽讓他簽字保孩子他就簽,你以為他對你多好!就你傻!」   說完這些話的弟弟氣呼呼地摔門走了,傻掉的是站在客廳裡的我,那麼響的關門聲也沒能讓我醒過神來。   同老公戀愛4年,結婚7年,在我的心裡,這個男人忠厚、有責任心,任何時候都可以讓我無條件的信任。3歲的兒子,剛開始上幼兒園,對爸爸更是無比的崇拜和依賴,在他小小的心裡,他爸是戰無不勝的英雄。公婆對我也不錯,「雙面膠」對我來說似乎是另一個世界的故事。一直以來,我是個簡單的女人,我以為,這樣的丈夫、這樣的家庭,是很多女人渴求的幸福。   客廳裡很安靜,時間像是靜止了,全然不顧我心裡翻天覆地地亂。坐在沙發裡的老公很久沒有說話,讓我心裡越發的涼。我問他這一切是不是真的,問的時候,心裡還存了一絲希望:不是這樣的,怎麼可能是這樣呢?這是我要過一輩子的男人,說過不離不棄、白頭到老的男人,他怎麼會在那個時候丟下我?   可是,眼前的男人支支吾吾,我的心一點點地碎。最終,他幾近囁嚅地說:「當初是嚇傻了,爸媽說的時候,我沒反應過來。」   一晚上,我追著他問一個真相。天將明的時候,真相將我逼進了冰窟。老公家三代單傳,懷孕的時候,公婆便很忐忑孩子的性別,瞞著我找了在醫院工作的朋友,在我孕檢的時候順便查清了是個男孩,公婆那叫一個歡喜,我懷孕期間更是無微不至地照顧。   羊水破得早,孩子的到來比預產期提前了一個月,送往醫院的路上便出現了危險。到了醫院,大夫問他們,是保大人還是保孩子。公婆猶豫了一下,最終做了決定:保孩子。那時,我的爸媽還在趕往醫院的路上,公婆讓老公簽字,並曉以利害。公婆一催再催,我的男人便傻呆呆地反應不過來,準備簽字。   這時,我的家人趕到了,弟弟看到這樣的狀況,一下子急了。旁邊候診的一位家屬正在削蘋果,弟弟一把奪過了他的水果刀,架在老公脖子上,說:「你要是敢不保我姐的命,我就一命換一命!」我媽當時就給婆婆跪下了,哭著說:「你怎麼能這樣,我的女兒也是我辛辛苦苦養大的,將心比心啊!」婆婆或者被弟弟嚇到了,或者為母親的話愧疚了,終於同意保大人。最後的結果很圓滿,母子平安。 3年了,沒有人再提起這件事情,大家都以為,兒子出生,我在死亡線上走過一遭,家裡等於迎來了兩個新生命,那些陰霾都過去了,日子理所當然地要好好過。 隔壁睡著公婆,沙發上坐著一臉愧疚的老公,這些在幾個小時前,我還認為最親的人,一下子變成了最陌生的人。屋子裡的一切都沒了意義,甜蜜的婚紗照、精選的窗簾傢俱、床頭上那對接吻的小人,全成了諷刺。那樣的時刻,我孤零零一個人躺在手術台上,而我以為相親相愛了11年的男人、常常說待我如女兒的公婆卻要放棄我的生命。   到底是什麼,可以讓平日的溫馨在一瞬間只剩下自私和冷酷。   而我,這麼多年都生活在自以為是的幸福裡,待公婆像是待爸媽一樣親,對老公更是千般好,家裡的菜總是迎合他的口味、衣櫥裡的衣服總是他的最多,為了更好地照顧家裡,我連工作上的陞遷機會都放棄了。   這之前,每次回娘家,總是會說起這一家人的好,一是為了讓爸媽放心,二是自己真的覺得幸福。每次,弟弟聽到了總是一臉不屑,有時候還話裡帶刺。那時候還生弟弟的氣,總是在媽媽面前嘮叨他不懂事。   這一切,是多麼傻。   天微微亮,我抱著熟睡的兒子,坐城市裡的第一班公交車回娘家。從家到車站,丈夫一直跟著,不停地重複著一句話:「那時候我急傻了,一下沒了主意,這些年我怎麼對你的,你還不明白嗎?」   我一句話不說,自顧自地往前走。他們對我的這些好,到底是因為愧疚,還是因為我給他們家添了個男孩?多少真情在其中?我已不想知道。老公要跟著我上車,我說:「如果你跟我回家,我們只有離婚一條路。」丈夫被逼得下了車,車走出去好遠,他還在原地站著。   憋著一口氣回家,見到爸媽,便是千般的委屈,淚一層層地爬上臉來,哭著問他們為什麼不告訴我,又怎麼捨得在這樣的事情發生後,把我再塞回這些不顧我死活的人家裡去生活。   爸爸氣得哆哆嗦嗦地打電話叫弟弟來。弟弟剛進門便迎了一巴掌,弟弟不服氣地吼:「早該告訴她真相,讓她知道誰對她才是真的好!」爸爸氣得脫了鞋,朝弟弟的肩膀就抽下去,媽媽左右攔著,兒子被這樣的陣勢嚇得直哭。媽媽好不容易把爸爸的怒氣平息了,把我帶到臥室,使勁兒拉著我的手勸:「閨女啊,都過去了,別計較了,以後好好過日子比什麼都強,一輩子咱不也就生這麼一回嗎,也沒有下次了。」 一整天,母親都在做我的工作:「他們當時是過分,但是想想這之前之後的,對你確實也不錯,實心實意。想想他們家三代單傳,那時候又急,你就當不知道吧,難得糊塗!」   婆婆到了晚上才知道我回了娘家,趕緊打電話給媽媽。她說當初都是她的錯,是她迷了心竅,不關她兒子的事。剛掛了電話,老公就來了,進門便給爸媽鞠了個躬。   爸爸一個勁兒地給弟弟使眼色,讓弟弟去倒茶,媽媽在臥室裡收拾我的東西,兒子坐在老公的腿上摟著他的脖子直撒嬌。   我站在客廳門口,有點兒恍惚,大家都好像什麼也沒發生過,好像只有我一個人在較著勁。   我還是跟老公回了家,公婆掛著笑臉做了一桌子菜,我也跟著笑了笑。我試著說話,試著放鬆,但我發現做不到原來那種真心實意的好了,話裡話外都帶著刻意的客氣。我和他們說到底隔著肚皮,我之前還以為他們像爸媽一樣無條件地喜歡我,現在好了,現實狠狠地嘲笑了我。   日子過得變了味兒。再看老公,也不再是原來那個人。或許人灰了心就會在意很多事情,不想再像原來那樣毫無保留地付出。現在,洗衣做飯我都帶著一絲不情願,工資也不再全部放在家庭存折上,很久沒有在他的懷裡躺過,即使睡覺醒了是面對他的,也會刻意轉過身去。對公婆更是遠了又遠,在家裡,我學會了沉默和隱藏。煩了,壓抑極了便跑到網上去找個陌生人好一頓訴說。一家人的話越來越少,甚至吃飯的時候,連先前嘰嘰喳喳說個不停的兒子也不再多言多語。   老公一直在容忍著我的怒氣,最好的朋友也來勸我:「你日子過得比別人強多了,你看看多少人過得兵荒馬亂的,你老公要事業有事業,對你又好,人又老實,大家都羨慕死你了,你還非要跟自己過不去!」 每次被勸導過後,也會平了心、消了氣。再怎樣說,過去日子那麼多的好也不能全是假的,很多回憶都帶著香甜。離開他,更像是離開自己的一部分,哪兒能不疼?可是,再回到那個家,心便又是縮成一團的冷。與自己日夜守在一起的愛人是關鍵時刻沒主見、不顧自己性命的男人,鄰屋住著的公婆是重男輕女、不在乎自己性命的公婆。朝夕相見,還要做出閤家喜慶的效果,我不是專業演員,我做不到。   心裡,一直就梗著這麼一根刺。動一下,就是生生地疼。 第一次徹頭徹尾地大吵提到離婚,是為了我在床上的冷淡。丈夫說,他每次都像和一個木頭人做愛。我說:「如果不是還有那麼一絲感情,還掛著你的名分,我連木頭人都不想做。」   是!這句話傷了他,可是,要我說什麼呢?每次親密接觸都會讓我想到那時,想到當初自己躺在產床上失去意識,這個同我合二為一的男人卻抱著一顆遠之又遠的心,權衡著甚至想放棄我的生命。這樣的男人,這樣的歡愛,還祈求什麼樣的熱情呢?   老公說:「你怎麼還放不下,咱倆不是要過一輩子的嗎?」「一輩子」這三個字深深地紮了我的心,我歇斯底里地對他吼:「什麼叫做一輩子,你真正想過我們倆會過一輩子嗎?一個你想過一輩子的女人,死了你都不管,你怎麼配說『一輩子』這三個字!」   夜很深,爸媽家離我十幾里的路程,卻不能去。   最近一段時間,他們為了我不能扭轉的執拗已經有些焦急,每次都會責怪我太計較,身在福中不知珍惜。去了兒子的房間,看到兒子熟睡的臉,心裡又是一緊,是為了眼前的小人兒,他的爺爺奶奶和爸爸就無所謂我的生死了,若他是個女孩子,日子又會是怎樣呢?   原來以為的那些愛情、那些溫暖,是不是只是徒有其名,我分不清。   我起草了離婚協議書,搬到了單位,在辦公室裡臨時搭了張小床。這個舉動驚動了很多人,父母、公婆、朋友,甚至我的領導,每個人都曉以利害。他們說,為了這樣一件事情離婚,真是幼稚的舉動。離開這個生活了這麼多年的、對你知疼知熱的男人,你就能遇見比他好的嗎?   父母再著急的時候,我便把積了的火都發出去,責怪他們當年,為什麼不讓弟弟告訴我?若是當初便告訴我,不用等到出醫院,我就會把婚離了,現在這麼多年了,離婚倒變成我的不是了。母親一臉淚水:「難道我們當爹媽的,能夠看你剛生了孩子就離婚,讓孩子沒爸?」   沒有人覺得我的舉動是對的,33歲的年紀,每個人都知道離異對我意味著什麼。在他們的眼裡,這樣的理由根本不值得離婚,幾年前的事情,忍一忍,騙一騙自己就當作過去了。現在的日子這麼好,就算為了孩子也不應該分開。   我知道自己是較了真兒,但為什麼沒有人懂得我?為什麼所有的人都怪我?那麼多年,把一顆心完完整整地給了一個人,享受著自以為是的美好,到頭來現實卻是千瘡百孔。離開或者留下,何去何從,最終都是無法言說的疼。   到最後,留還是走?似乎都是錯。我站在分界點上,不知道何去何從。

| 17 April, 2012 | 一般 | (19 Reads)
背對父母導致嬰兒壓力大   英國全國讀寫素養信託組織和敦提大學聯合發起這項研究。研究結果提醒父母們:讓車中嬰兒背對父母,危害如同讓他們過早接觸電視機和電腦屏幕。   項目負責人、敦提大學教授蘇珊娜·茲迪克說:「研究數據顯示,大多數寶寶在嬰兒車裡感覺枯燥和壓力過大,而壓力下長大的孩子成年後容易焦慮。」   研究過程中,62%的嬰兒在嬰兒車裡背對父母,13%的嬰兒面向父母,其餘小孩被抱在懷裡或是自己行走。   結果顯示,背對父母的嬰兒中,70%一路沉默寡言;而面向父母的嬰兒中,沉默比例為43%。   與父母的感情交流很重要   研究人員說,這說明寶寶面向父母時會對父母產生某種情感依賴,壓力水平降低使得寶寶更容易入睡。   茲迪克說:「這是一個人大腦發展最快的階段。如果父母把孩子背向自己放在嬰兒車裡,孩子長時間缺乏與父母的感情交流,會對孩子將來的發展產生不利影響。」   研究人員還發現,給寶寶「調個頭」,面向父母之後,嬰兒不僅安然入睡的比例比背對父母時高出一倍,心律也會變慢。茲迪克說,這是嬰兒壓力水平有所降低的體現。

| 16 April, 2012 | 一般 | (6 Reads)
如果你可以看到這篇文章,表示註冊過程已經順利完成。現在你可以開始blogging了!